学生100块联系方式(同城上门约拍联系方式)

cndao 19 0

学生100块联系方式(同城上门约拍联系方式)

21岁的小美(化名)从河南焦作离家2个多月,除了发微信向父亲要钱外一个字也不说。不久前,小美给父亲发了一个定位信息。

“显示人在沈阳浑南区白塔镇,我怀疑她是不是被拐进了传销。”焦急的父亲老刘(化名)坐不住了,赶紧隔空拨打沈阳110求助。

从晚上7时到第二天凌晨2时,为了找到这个失联的女孩,沈阳浑南公安分局浑南新城派出所民警任铁斌忙了一夜,通过定位地点找到快递代收站;从周围公寓找到周围的5所大学;从大学生信息到学生家长,“终于找到了失联女孩在沈阳的‘男友’小明。”

原来小美与小明

早就通过打电子游戏认识,

小美离家来沈阳就是与网友“奔现”,

俩人在公寓里已经住了俩月。

河南父亲隔空求助

担心抑郁女儿可能被骗

“警察同志,请一定救救我女儿。”12月6日晚上7时许,远在河南焦作的老刘在电话里已经哭得不像个男子汉。电话这边,沈阳浑南公安分局浑南新城派出所民警任铁斌不断安慰着对方,“您先别急,把情况说清楚,女儿我一定给你找回来。”

此时的任铁斌心里也很紧张,因为从老刘的话语中,断断续续说,怀疑女儿被拐进了传销窝点,“如果情况是真的,那可是一起刑事案件。”

在任铁斌的引导下,老刘的情绪舒缓了一些,讲出了事情的经过。原来老刘的女儿小美今年21岁,患有抑郁型的情绪疾病,整天心情不好,“她很少跟人说话,整天闷着。”

10月1日,女儿一个人离开了家。“我看她心情不好的时候,也说过让她出去走走,散散心。没想到她就一个人走了。”老刘说,女儿离家后,与家里唯一的沟通就是要钱,“隔几天要一次,一般不是中午就晚上。除了要钱其他什么也不说。问也不回答。”

一开始老刘并未太过在意,“知道她情绪不好,但没想到一走就是2个月。”老刘说,在女儿离家1个多月时,自己已经开始在周围找女儿,但是一直没有结果。小美自己从不向父亲透露自己在哪,和谁在一起。

12月6日,老刘收到一个女儿发来的微信定位信息,显示的位置是沈阳市浑南区白塔镇附近某个企业。这可吓坏了老刘。

“我担心女儿被骗进了传销组织,定位就是女儿的求救信号。”又联想到女儿已经离家2个多月,老刘立即隔空向沈阳警方求助。

经过转接派警,按照小美的定位所属辖区,由沈阳浑南公安分局浑南新城派出所值班民警任铁斌接警处置。
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